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一朵白色的花,悄然怒放在黑暗里 ——诗集《疼痛中英文对照·手稿本》诗选

                  来源:六根(微信公众号) | 赵丽宏  2019年08月30日07:45

                   

                  曾经飞过无数次

                  在不同的时刻

                  怀着不同的心思

                  翅膀从心里长出来

                  几乎随心所欲

                  时而羽毛丰满

                  时而轻薄如纸

                   

                  飞成雄鹰

                  越过积雪的峻峰

                  大地是我眼底风景

                  飞成海鸥

                  掠过汹涌波涛

                  潮声撼动我年轻的魂灵

                  飞成燕子

                  栖落于炊烟缭绕的屋檐

                  欣赏人间的嘈杂和温馨

                  飞成蜜蜂

                  追逐漫山遍野的花蕊

                  品尝自然的甜蜜和芳馨

                  也曾飞成苍蝇

                  盘旋于腐朽的囚笼

                  在污浊和膻腥里落魄失魂

                   

                  长不出翅膀也能飞

                  飞成云彩

                  从高天俯瞰地下的蝼蚁

                  飞成风

                  去抚摸思念中的一切景物

                  也会飞成烟

                  飘然旋舞

                  无从着落

                  ……

                  疼痛

                   

                  无须利刃割戳

                  不用棍棒击打

                  那些疼痛的瞬间

                  如闪电划过夜空

                  尖利的刺激直锥心肺

                  却看不见一滴血

                  甚至找不到半丝微痕

                  说不清何处受伤

                  却痛彻每一寸肌肤

                  从裸露的脸面

                  一直到隐蔽的脏腑

                  ……

                   

                  有时一阵清风掠过

                  也会刺痛骨髓

                  有时被一双眼睛凝视

                  也会如焊火灼烤

                  有时轻轻一声追问

                  也会像芒刺在背

                  ……

                   

                  我时常被疼痛袭扰

                  却并不因此恐惧

                  生者如此脆弱

                  可悲的是生命的麻木

                  如果消失了疼痛的感觉

                  那还不如一段枯枝

                  一块冰冻的岩石

                   

                  即便是一棵芒草

                  被狂风折断也会流泪

                  即便是一枝芦苇

                  被暴雨蹂躏也会呻吟

                  指纹

                   

                  我留在世界上的

                  除了四处行走的脚印

                  还有那些看不见的指纹

                  所有我触摸过的地方

                  都留下它们隐秘的痕迹

                   

                  母亲的乳房

                  父亲的肩膀

                  恋人的面颊

                  儿子的小手

                  棉衣、麻布、丝绸

                  被寒风撩动的衣襟

                  被冷雨淋湿的帽沿

                   

                  碗筷,杯盏,茶壶

                  笔墨,书页,算珠

                  笛孔,旗杆,琴键

                  曲折楼梯的扶手

                  被遗弃的伞柄和拐棍

                  形形色色的钥匙

                  数不清的门把手

                  ……

                   

                   

                  米糕,浆果,瓜菜

                  我咀嚼它们

                  也嚼碎了我的指纹

                  我留下它们

                  又消灭它们

                  指纹无数次经过食道

                  进入我辘辘饥肠

                  和我的身体融为一体

                   

                  我的指纹

                  也曾留在露水晶莹的地方

                  那些初绽的蓓蕾

                  那些羞涩的花瓣和草丝

                  捕获又放生的蝴蝶

                  用斑斓的翅膀印着我的指纹

                  满天飞翔

                  潜泳

                  常常幻想

                  变成一条鱼

                  这是有渊源的意象

                  祖先的祖先的祖先的

                  祖先的祖先的祖先的

                  祖先……

                  就曾经是一条鱼

                   

                  潜到水下去

                  向往被激流包裹

                  让清凉和澄澈

                  在周围涌动穿梭

                  我抚弄水

                  水按摩我

                  四肢如鳍如翅

                  双脚如尾如舵

                  睁大眼睛

                  看水波中光影斑驳

                  目标在朦胧之处

                   

                  只是不敢呼吸

                  不敢张开嘴

                  屏气使我膨胀

                  从水底飞向天空

                  想变成一条飞鱼

                  却还是回落在水里

                  沉重而笨拙

                  头顶上浪花四溅

                  四肢挥舞

                  却被流水阻挡

                  去拥抱

                  祖先的祖先的祖先的

                  祖先的祖先的祖先的

                  祖先……

                  我是一管洞箫

                  身上有八个孔

                  我的体内孕藏无数音符

                  我的前身

                  在幽谷山野

                  让澄澈的流水

                  倒映我迎风摇曳的绿影

                   

                  等待你的嘴唇

                  等待你温柔而激越的气息

                  穿越我的身体

                  来吧,你的温暖的指肚

                  逐一抚摸我的洞孔

                  犹如蜜蜂寻觅花蕊

                   

                  你的气息

                  在我的体内迂回

                  在每一个洞口徘徊撞击

                  变成一瓣新叶

                  一朵蓓蕾

                  一缕花气

                  一滴眼泪

                   

                  此时,我仿佛复原成

                  那枝羞涩的幽竹

                  在八面来风中

                  柔情万般地

                  摇曳,舞蹈,呻吟

                  ……

                  想起死亡

                  想起死亡

                  眼前一片静谧

                  一朵白色的花

                  悄然怒放在黑暗里

                  一朵黑色的花

                  寂寂绽开在白色中

                  来不及回顾生的旅程

                  往事如流星

                  从夜空一闪而过

                  眩目,却那么短促

                  耳畔汹涌的人声

                  飘落成漫天飞雪

                  飞舞于寂静的灰暗

                  又在耀眼的日光里

                  融化

                  融化

                  消失了踪影

                  却无一遗漏

                  渗入大地的裂纹

                   

                  想起死亡

                  心里涌起一丝神秘的甜蜜

                  过去的滋味

                  无论苦涩的酸楚

                  还是辛辣的遗恨

                  都会随之而去

                  昔日和未来

                  在我眼前奇妙地交糅

                  竟然分不清彼此

                  生命如转盘

                  旋转

                  旋转

                  转过多少阴晴雨雪

                  转过蒺藜的羁绊

                  转过雾霾和裂纹

                  转过强颜欢笑的厅堂

                  转过广场和囚笼

                  此刻,转入

                  真正的自由

                   

                  想到死亡

                  竟然有一种期盼

                  那些生离死别

                  从此都成为过去

                  那些远去的亲人和朋友

                  会回过头来等我

                  冥冥之中有无数丝线

                  虽然看不见

                  却系连着思念中所有一切

                  以为这些丝线已断

                  断成飘散的尘埃

                  此时却发觉线线连接

                  结束和重生

                  在这里会合

                  也许这就是生命

                  一次全然不同的开始

                   

                  云彩飘散

                  星光溅落

                  灯暗

                  幕落

                  黑花白花

                  同时开放

                  在黑暗中

                  在光影里

                  我的影子

                  如果你问

                  最忠实的朋友是谁

                  我的回答

                  是自己的影子

                   

                  影子永远跟着我

                  不管是贫是富

                  不管是悲是喜

                  不管是在繁华之地

                  还是在荒凉的沙漠

                  无论走到什么地方

                  影子总是黏在我脚下

                  不离不弃

                   

                  据说人鬼之间的区分

                  就看身下是否有影

                  人有影子相随

                  鬼总是孓然一身

                  影子长得什么样

                  我却说不清楚

                  有时他会变成巨人

                  映衬着我的渺小

                  有时他也会变得很小

                  小得就像是我的鞋底

                   

                  我背着亮光行走时

                  影子在我面前晃动

                  我迎着光明奔跑时

                  就看不见他的踪迹

                  我在黑暗中寻觅时

                  影子便悄悄逃遁

                  只要找到一线微光

                  也就找回了自己的影子

                   

                  是的,我最不熟悉的

                  其实也是自己的影子

                  我的影子

                  你会悲伤吗

                  你会思想吗

                  你会不会对我微笑

                  会不会和我一起流泪

                  影子永远沉默着

                  沉默得让我哑口无言

                  如果这个世界人鬼不分

                  还好有影子

                  我会避开那些无影之鬼

                  只和有影子的人交往

                  影子也会以他的沉默

                  在浮光掠影中提醒我

                  你是人

                  就要像人的样子

                  赵丽宏诗集《疼痛中英文对照·手稿本》封面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19年8月出版

                   

                  赵丽宏诗集《疼痛中英文对照·手稿本》内页

                  赵丽宏诗集《疼痛中英文对照·手稿本》作者简介

                                  极速快三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