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呈现双重写作视角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刘彦君  2019年08月30日15:20

                  在传记《秋水长天——王勃传》(作家出版社)一书中,著者聂还贵以丰富的想象力和新颖的结构方式,将《新唐书·王勃传》中仅有数百字的简短记载,演绎成了20余万字的详细史传,十分不易。

                  从开篇“看官,你问我生于何年”的传主王勃自叙和著者的“旁白”开始,作者就敲明亮响地建构了传主第一人称自叙和著者第三人称评议并置的双重写作视角。这种互文视角不仅全面溢出了传记写作的藩篱,使之得以在虚构与写实之间,在历史与当代之间,在事件与内涵之间穿行、跳切,由多样性的叙事实现超越性的意义表达,而且赋予读者洞悉传主和著者双重内心世界的特权。它唤醒了读者对于传记中任何一个场景的多重认知,暗示存在于事件表面之下的潜台词,促使读者寻找并开掘这座巨大的文字富矿,并因此得到一个更加丰富而形象的人物印象。

                  通过这种双重叙事视角,著者轻松地使他的传记实现了一种跨越:没有停留在热闹的历史事件表面,而是通过对一系列历史碎片的打捞与拼贴,将焦点集中在了个体生命在时代波浪翻滚下的内心起伏上,集中在了文学对人精神空间的拓展上,从而确立了著者鲜明的写作风格,推进了人物传记写作方式的诗性表达。由此,我们清晰地看到了王勃在唐初那个特殊年代的生存方式、思维方式和感受方式,看到了他对“立德、立功、立言”之历史使命须臾不敢忘却的戚戚之心。同时,也强烈地感受到了生活在当下的著者那鲜明的思想立意,感受到了他对王勃那种“男儿本色剑与笔,凌烟阁上著芳名”之志气的认同,以及对于传主那种直面苦难,不被黑暗遮蔽,不被痛苦吞噬之诗意人生的赞赏,当然,还有他对王勃诗歌创作的深度分析和美学思考。

                  最重要的是,这种双重视角,使著者以当代视角切入,使传主的人格塑造和胸怀刻画具有了穿越时空的力量,让今天的读者看到了一个能够与他们生命相关,情意相通,具有精神感应的王勃。读《王勃传》,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王勃的开放性格和追求自由的志向。他从连接晋陕峡谷的古道渡口走出,离开慈母严父的教诲,步入长安,随后又跨过山势险峻的蜀州,踏入虢州,其人生的每一步,都追随着自己的感受、情绪和心境,而不是某种抽象的教条和原则,这种选择使他能够一直引领唐代诗歌发展的脚步,成为“初唐四杰”之首和一代诗歌的开创者。也正是这种性格和志向,使他学习诗歌也没有拘囿于一隅,而是博采各家之长,写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绝句,在文学史上确立了自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文形象和人文精神。

                                  极速快三代理